192020 / 06
宠物殡葬:给生命一个体面的道别

  

  宠物火化是给我们的小宠物最好的归宿,过年的时候,家里的小猫忽然得了尿闭。开始只是频繁地上厕所却尿不出来,后来是无助地缩在床脚,时不时吐出两声呜咽,看着它可怜的样子,我们马上带它去医院导尿,所幸并无大碍。出院的时候,医生对我说:“你的猫已经七岁了,虽然现在还处于壮年时期,但是慢慢地,它脏器功能会退化,你们要做好这个准备,给它多一点关心和照顾。”这个时候猛然惊觉,这些年一直沉浸在宠物带给我的快乐里,但是这一天终究会过去,小动物的生命短暂,面对它们的衰老和死亡,是大多数宠物主人难以避免的经历。这让我不禁思考:当这一天来临的时候,我们应该怎样做,才能少留遗憾,给彼此一个体面的道别?


宠物火化


  对待死亡的态度

  第81届奥斯卡金像奖典礼上,日本电影《入殓师》获得了一致好评,被授予“最佳外语片”奖项。影片将日本文化中的“死亡美学”发挥到极致,从一位新人入殓师的角度,近距离去观察死亡,了解不同人与家庭面对死亡的方式,思考生命、死亡与爱的关系,赋予生命的离开深刻的含义,令人动容。而在中国,关于“生”的讨论向来比“死”要多得多。从孔子的“未知生,焉知死”到民间的“好死不如赖活着”,人们往往乐于为活着而忙碌。


  ▲ 人们都在忙碌地活着

  对死亡,更多的是采取回避和恐惧的态度,不愿说,不敢说,忌讳说,或者呈现与之相反的极端,在亲人去世以后为了面子或是弥补,热热闹闹地大操大办,却鲜少有机会去正视死亡背后的意义。对待宠物,国人的普遍态度则更潦草一些,随手丢弃尸体、随意掩埋尸体的情况不在少数,给环境造成污染不说,几年互相陪伴的生命,最后落得这样的下场,背后体现的对生命的漠然也让人有些感伤。不可否认,对待死亡的态度,有些国家的思考确实走在我们前面。


  陪宠物走完最后一程,那么,让我们先把目光投放到国外,看看其他国家的人们是如何陪伴宠物最后一段生命旅程的:


  我国的宠物殡葬业

  近几年,我国宠物业也在以迅猛的态势发展着,《2018年中国宠物行业白皮书》报告显示:2018年中国宠物(犬猫)消费市场规模达到1708亿,比2017年(1340亿元)增长27%。同时报告显示,中国城镇养宠用户已经达到7355万人(含水族),其中城镇养狗、养猫人数达5648万人,全国城镇犬猫数量达到9149万只。


  随着养宠家庭的增加,宠物行业消费的升级,宠物在养宠家庭的重要性愈加明显,宠物的殡葬问题也开始逐渐被很多宠物主人重视,数据显示,有53.9%的人愿意在宠物去世后购买宠物殡葬服务。毕竟,与宠物建立多年感情的主人,都会希望自己与爱宠之间最终能有一个温暖体面的告别,这种需求,在我国当下能否得到满足呢?


  在网络搜索“宠物殡葬”,会发现大大小小的广告,数十个宠物殡葬公司在网络上刊登他们的服务内容,包括上门接送、整理仪容、火化、遗体或骨灰的寄存等,仅仅是火化一项的价格都在千元以上。宠物殡葬业的兴起,使得宠物殡葬师这个职业的工资也水涨船高,引不少人把目光投向了这里。从事宠物殡葬业的商家并不少,他们的服务是否能够满足宠物主人的需求?从部分宠物殡葬师的访谈记录中我们得知,部分殡葬师从事这一行业的初衷恰恰是对于当下宠物殡葬业服务的不满:


宠物火化


  “送宠物去火化时,那家殡葬机构不仅收费高昂,处理遗体的粗暴细节和冷漠操作让我难以接受。于是,我萌生了做宠物殡葬的念头。”


  虽然有越来越多的宠物殡葬师表示,应该在宠物遗体告别和火化的环节多花心思,重点体现人性化的服务。

  但是从整体上看来,宠物殡葬师入门的门槛低,服务流程并不明确,在职业道德和行为规范方面,缺少具体可衡量的标准,导致该行业业务水平参差不齐,让很多宠物主人心存疑虑。而且这种服务主要存在于大中型城市,小城市和乡镇很少有涉及宠物殡葬的服务,不少宠物主人还是只能无奈地选择择地掩埋宠物尸体。


19140349476
四川省宜宾市临港经济开发区龙头山
Copyright © 2020 一生有你宠物服务 版权所有
四川宠物火化宠物殡葬宠物火化服务